2015、2016年安徽省优秀政府网站   2013—2017年安庆市优秀政府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大美望江 > 人文望江 > 雷池论坛

雷池文化的核心价值及品牌推广

文章来源: 望江县  责任编辑: 超级管理员    发表时间:2018-01-14 22:09  浏览量:
【字体大小:    】 打印

雷池文化的核心价值及品牌推广

◎周未水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历史长河奔腾激荡,昼夜不息,它用如椽巨笔书写一幕幕瑰丽雄奇的生活长卷,也以时间之水荡涤尘世种种——多少故事,在时光流转中,渐渐模糊了它们原本的容颜。我们的桑梓之地望江,自东晋始即因雷池名扬天下,“不能越雷池一步”的典故流传近一千七百年;而千百年来,人们视“不能敢越雷池”为固步自封的同义语,却不知“足下无过雷池一步”的殷殷嘱托背后,正体现了望江人古已有之的忠诚侠义、诚实守信、一诺千金的优秀品质。物华天宝的三孝故里,孝感天地,山水生辉,铸就了望江人引以为豪的历史荣耀;灵秀丰饶的才子之乡,文人辈出,金声玉振,激荡着望江人再创伟业的时代豪情。

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凝重的历史沉积世代传承,形成了望江独具特色的“雷池文化”。纵然已是沧海桑田,黄家堰遗址、狮子林遗址、汪洋遗址至今仍传递着古雷池水的信息,令人遥想它“腾波触天,高浪灌日,吞吐百川,写泄万壑”〔 (南北朝)鲍照《登大雷岸与妹书》〕的旧日胜景;而昔时冠盖云集的繁盛景象也为雷池文化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庾亮、温峤、刘裕、朱元璋,无论是陶渊明赏花的桃花滩还是鲍明远登过的大雷岸,都与雷池水有着割舍不断的渊源;王祥卧冰、孟宗哭竹、仲源泣墓,仁人孝子义冠百行,首善之乡泽被后世;从狄仁杰、麹信陵到师荔扉,名宦贤吏政清德厚,雷池之名千古流芳;古迹、文物、风景、名胜、民风、民俗、工艺、传说……源远流长的雷池文化在逾千年的积淀中成为一座绚丽多姿、永不枯竭的宝贵矿藏。

在当前社会经济繁荣发展、望江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加强的情势下,如何整合雷池优势资源、发扬先进雷池文化,不仅已成为望江发展战略的题中应有之义,而且也是提高区域核心竞争力、推动望江全面发展新格局的重要因素。而做足“雷池”二字文章的关键,一是准确界定雷池文化的核心价值;二是要倾力打造和推广雷池文化品牌。

雷池文化核心价值体现之一:重孝

在家国同构的古中国,孝文化经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推演,由纯粹的家庭伦理而转化、升华为爱国主义的内核——如孝亲般心系祖国安危、关心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忧国忧民成为华夏子孙的永恒主题:“唯忠与孝,实中华民族立国之本,五千年来先民所遗留于后代子孙之至室,今当国家危机时,全国同胞务必竭忠尽孝,对国家尽其至忠,对民族行其大孝。”〔《国民精神总动员纲领及实施办法》,国防教育委员会1937年3月12日颁布。 〕

诚如上文所言,忠孝二字往往一体两面,共同成为中华传统道德规范的基础。东晋咸和二年(327),一封《报温峤书》即令江州刺史坐镇原防,“无过雷池一步”,在朝廷生死攸关之际尽显忠义风范,为平定苏峻祖约叛乱立下汗马功劳;居庙堂之高,则精忠报国;处江湖之远,当尽孝事亲,为温峤高风亮节所感化的望江一地也因此成为以孝道闻名遐迩的首善之乡。

“极目江天望,何如陟屺时。一行常作吏,三孝愧瞻祠。

北诣惊雷地,东临跃鲤池。箨龙今昔异,台筑系人思。”

一阙清嘉庆年间县令胡远芬书于三孝祠前的诗句,凭吊了被望江父老广为传诵的三位大孝子。王祥卧冰、孟宗哭竹、仲源泣墓作为我国古代二十四孝中的三孝,也已成为久传不衰的千古佳话。孝道古风在望江代代相传,延至今日,其尊老、敬老、养老的传统美德,不断得以继承和发扬。如创办于1938年、由雷阳书院发祥而来的望江中学,自2005年起启动校园文化建设亮点工程,把孝爱文化教育作为校园德育工作和校园文化建设的“拳头项目”, 从教育目标和学生实际出发,大力发掘校园和县域的历史人文底蕴,传承弘扬富有自身特色的中华民族孝爱文化,教化陶冶学生的道德情操,让学生通过参与各种形式的孝爱教育活动,知晓历史的、身边的和民族的、乡土的孝爱典型人物,了解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并以各类可以仿效的孝爱人物为楷模,在家行孝道,在校尽爱心,在外传美德,进而把尊敬长辈、关爱他人转化为爱校、爱家乡、爱祖国的实际行动。〔 参见田荣等:《望江中学的孝爱文化教育》,《教育文汇》,2009年第3期。〕

由此可见,雷池文化的“重孝”传统不仅源远流长,而且势将薪火相传,在望江乃至全国发扬光大。然而,在重视、保护和发展孝文化的同时,如何把雷池文化中的“孝文化”特色充分表现出来,还需要考虑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捆绑。孝文化的特殊文化内涵和文化形式能够适应全社会的文化需求,具有广阔的文化市场,是值得开发的文化经济资源,应注意将雷池特色文化、生态旅游和经贸招商捆绑在一起,通过弘扬孝文化,吸引更多的游客和国内外客商到望江旅游观光、投资创业。二是整合。通过“孝文化”整合餐饮、民俗和地域文化旅游资源,构筑文化旅游“一盘棋”的发展格局,做大做强文化产业。三是结合。将传统民族文化与现代文化有机结合在一起,将弘扬孝文化与展示望江形象融为一体,通过大力宣传、普及孝文化理念、孝文化知识、孝文化行为规范,进一步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提高全民思想道德素质,增强城市文化的吸引力和感召力。

雷池文化核心价值体现之二:重教

隋唐以降,望江一地经济逐步发展,文化也相应繁荣起来。教育是文化之源,在中国最早的教育专论《礼记·学记》中,即已明确指出:“建国君民,教学为先”。教育既是富国强民的重要手段和措施,也成为文明进步的重要依托,对文化起着积累、传递、净化、提升的作用。

雷池文化的形成和盛衰与教育紧密相连。以正统儒学为主的教育思想,不仅陶冶了望江人不越雷池、诚实守信的忠义品质,同时也形成了敦厚善良、劝学兴教的社会风尚:一户之内,家长率先垂范,严以教子;学堂之上,塾师言传身教,教学相长。正是由于传承了古已有之的重教之风,望江得以地灵人杰,英才荟萃,取得了丰硕的教育成果。民风正,学风盛,诗书传世,人才辈出,因而历史上屡屡发生诸如“七代三进士,兄弟两举人”的科场盛事。被载入《明史》的王瑞为明成化五年(1469年)进士,授任吏科给事中;其胞侄王材为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进士;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王瑞七代孙王应佩又中进士,授内阁中书,此为“七代三进士”的由来;而“兄弟两举人”所指则为清嘉庆五年(1800年),武闱开考,望马楼村帅家下屋帅令、帅政并肩赴试,兄弟登科,同中武举,声腾乡里。

在科举取士的官僚选拔制度中,显名于官场文坛的望江人更如群星璀璨:被时人视作“子瞻之后,一人而已”的龙燮幼年即有神童之称,6岁受业于吴廷楷门下,“一目可下数行,日能记千言,十岁就熟读五经四书”,“为文日益奇肆,兼工诗赋,多信笔成篇”〔《燮公年谱》〕;入仕后,他身任刑部要职,不仅政声斐然,而且著作等身,还曾参与纂修《明史》、《大清一统志》;自谦“吾无能胜人,但遇事不肯放过耳”的沈镐勤谨向学,凡经学、史学、地学、音韵学,俱潜心研究,所著《六圃地学》、《四民便用字韵》、《蜀游记》、《四书文稿》等均流传海内;檀萃一生勤于笔耕,著作甚丰,为文雄深磊落,《清史稿·艺文志》中称他的诗“恣肆汪洋,近体尤为锤炼。”清末著名学者张之洞则将他列为清代二十四名“著述家”之一,与黄宗羲、顾炎武、唐甄、方苞等齐名;清乾、嘉年间著名收藏家、校勘家和著作家倪模任职安徽凤阳府教授期间,多方筹集资金,“修葺学宫,筑精舍十间宅诸生,使管弦得其所”,被称赞为“学海博涉内行修,令名奕奕垂千秋……除自身显达之外,他们或传经讲学,或捐俸励士,或创立师范传习所,以兴教之举造福一方,影响和带动了重教良俗的形成。

改革开放以来,望江人更是继承和发扬先人这种劝学重教、崇尚知识的传统,把发展教育、培养人才放在社会发展的重要位置,造就众多的实业家、专家、学者,如中科院院士何祚庥、中央纪委委员罗世谦等等,为望江的发展、乃至推动安庆周边地区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重孝与重教,是雷池文化最为核心的价值体现。只有准确界定雷池文化与雷池历史价值的定位,才能以整合文化资源为手段,以优化文化资源配置和结构调整为主线,依托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丰富的民俗资源优势,努力培养和发展具有鲜明望江地域特色的文化产业,做好雷池文化的品牌推广。

(作者系《知音》杂志社副社长、副总编)